您现在的位置: 主页 > 产品展示 > 防尘地坪 > 环氧树脂类 > 自流平 > 桃源镇开展木制品联合执法行动

桃源镇开展木制品联合执法行动

时间:2019-05-20 15:21 来源:未知 作者:admin 点击:
吴之荣喜不自胜,寻思:“这姓庄的果然奸刁,他怕我讨得这部书去,顺手抛弃,翻也不翻,因而将金叶子夹在书中,看是谁读他儿子的这部书,谁便有福气得此金叶。是了,我便多读几篇,明日再上门去,一面谢他赠金之惠,一面将书中文章背诵几段,大赞而特赞。他心中一喜,说不定另有几两黄金相送。”

    当下剔亮油灯,翻书诵读,读到明万历四十四年,后金太祖努儿哈赤即位,国号金,建元“天命”突然间心中一凛:“我太祖于丙辰建元,从这年起,就不该用明朝万历年号,该用大金天命元年才是。”一路翻阅下去,只见丁卯年后金太宗即位,书中仍用“明日启七年”,不作“大金天聪元年”。丙子年后金改国号为清,改元崇德,这部书仍作“崇祯九年”,不书“大清崇德元年”,甲申年书作“崇祯十七年”不书“清顺治元年”。又看入关之后,书中于乙西年书作“隆武元年”,丁亥年书作“永历永历”,那隆武,永历,乃明朝唐王,桂王的年号,作书之人明明白白是仍奉明朝正朔,不将清朝放在眼里。他看到这儿,忍不住拍案大叫:“反了,反了,这还了得!”

    一拍之下,桌子轰动,油灯登时跌翻,溅得他手上襟上都是灯油。漆黑之中,突然间灵机一动,忍不住大喜若狂:“这不是老天爷赐给我的一注横才?生官发财,皆由于此。”想到高兴处,忍不住大声叫唤起来。忽然听得店伴拍门叫道:“客官,客官,什么事?”

    吴之荣笑道:“没什么!”点着油灯,从头翻阅。这一晚直看到雄鸡啼鸣,这才和衣上床,却又在书中找了七八十出忌讳犯禁的文字出来,便在睡梦中,也是不住的嬉笑。

    换朝改代之际,当政者于这年号正朔,最是着意。最犯忌这,莫过于文字言语之中,引人怀念前朝。《明书辑略》记叙的是明代之事,以明代年号编年,原无不合,担任文字禁网极密之际,却是极大的祸端。参加修史的学者文士,大都只助修数卷,未能通阅全书,而修撰最后数卷之人,偏是对前朝痛恨入骨,决不肯在书中用大清年号。庄廷珑是富室令郎,双眼有盲,不免疏略,终予小人可乘之隙。

    次日中午,吴之荣便即搭船东行,到了杭州,在客店中写了一张禀帖,连同这部明史,送入将军松魁府中。他料想松魁收到禀帖后,便会召见。其时满清于检举背叛,赏赐极厚,自己立此大功,开复原官顾是意料之事,说不定还会连升三级。不料在客店中左等右等,一连等上大半年,日日道将军府去打探音讯,却如石沉大海一般,后来那门房竟厉声斥责,不许他再上门罗唣。吴之荣心焦已极,庄允城所赠金叶兑换的银子行将竭尽,这场揭发却没半点成果,又是烦恼,又是诧异。这日在杭州城中闲逛,走过文通堂书局门口,踱进去想看看白书,以消永日,只见书架上陈设着三部《明书辑略》,心想:“莫非我所找出的岔子,还不足以告倒庄允城?且再找几处大逆不道的文字出来,明日再写一张禀帖,递进将军府去。~”浙江巡抚是汉人,将军则是满洲人,他生怕巡抚不肯行此文字大狱,是以定要向满洲将军揭发。

    他翻开书来,只看得几页,忍不住吓了一跳,全身犹如堕入冰窟,一时宛如涨二和尚,摸不着头脑,只见书中犯忌的文字竟已全然无踪,自负清太祖开国以后,也都改用了大金大清的年号编年,至于功旰建州卫都督,以及大书隆武,永历等年号的文字,更是一字不见。但文字前后贯串,册页上干干净净,更无一点点涂抹痕迹,这戏法怎么变来,实是奇哉怪也~。
 
相关产品推荐: